蜂斗叶的花梗

所谓梦,就是因过去而形成,但实现于未来——梦只会存在于时间的流动之中。现在这一瞬间没有人能抓住梦想——当达成目标的同时,那就已经不是梦而是现实。人就像是在幻梦的门扉前,持续守望的夜巡者一般。我们绝不会踏进门扉里,而是一直站在门前,等待梦成为现实。

 

我们的脚踩在层层叠叠的枯叶上,每走一步就会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一抬头,群木枝头都挂着膨胀的嫩芽,再过一些日子群木就会披上一层柔软的绿色新衣。冬天远去,春天如今现身于此。紧接着春天之后,夏天也会到来。

季节就是像这样持续更迭,不论是春、夏、秋、冬,总是在不知不觉中规律远去。


 

生命短暂,去爱吧少女,趁黑发的色泽还未褪去,趁心灵的火焰还未消失,今朝再追寻那未至之情。


 

生活就是这样的,分别总是会毫无预警地来到。这时人们总是微笑着说再见,等待着将来某个时间某个地点的再次重逢。

在人生的终点,仍然握在手上的东西,其实不如人们想像得那么多。


 

看到小丑表演扔球,会觉得自己也做得到。可是一旦拿了三只橘子在手上,就会发现连扔第一只的时机都抓不准。看到足球运动员的假动作,也会觉得自己做得到,可是一旦球在眼前,就会发现连身体该怎么动都不知道。把困难的事简单地呈现出来,才是高难度技艺的极致。


 

人类因破坏环境而灭亡的确是必然的结果;但是,当大部份的人类为了这个结果付出牺牲的代价时,却有少部份必须负起最大责任的人得以逃过一劫,这真是太不合理了。按顺序来说,应该是最无辜的人最先获救才对。虽然大自然有弱肉强食的竞争原则,但所谓的强者应该是指生命、意志以及生存而努力等精神层面的坚强。


 

从井底看得到的景致有限,但能看清天空和星辰,所以可不能小看井底之蛙。我的世界虽小,但夜夜看着宇宙,可是一只有宇宙观的青蛙。像这样独自望着宇宙,头脑会清明许多,增长不少智慧。


 

不论这个世界有多么莫名其妙,乱七八糟,难以尽如人意,我们都应该努力地把什么拉到自己身边来,我们应该一边对抗那样的现实一边活下去。

毕竟,我们唯一能做的就仅此而已,不是吗?

说什么放弃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直到最后一刻,我都相信世界是属于我们的,我们的双手一定能够紧抓住那重要的东西。

是的,我就是要这样地去相信。


 

只要活在世上,就免不了会遇上分离。

分离的形式形形色色,有悲伤的分离,也有让人谢天谢地、犹如解脱的分离。有人举办盛大的饯别酒宴,热闹地道别;也有人无人送行,冷冷清清地独自离开。有漫长的分离,也有短暂的分离。有人说了再见后,又很不好意思地突然返回;相反地,有人看起来只是暂别,却迟迟不归。当然,还有一去不复返,一生仅此一次的真正告别。